Beatles/McLennon
彭艾迪
赵小雷
北影2018届某博士生
不万能青年大通铺

不分先后

我不反感宣泄,我挑剔宣泄的方式与渠道。内耳策划人杨波为Torturing Nurse&王子衡写简介,说生怕他们不够“凶狠暴躁,离奇无谓,斩断你我听觉中莫须有的审美惯性和倾向”;然而暴虐与狂乱中固然包涵美感,其中毫厘千里失而无救的细微界限,却也极为锋利。在此再次赞扬某过气摇滚乐队:这活儿算得上踩钢丝,命悬一线有惊无险。一如既往。

听说有句暗号:不要相信三十岁以上的人。也许我记错了,也许没有;然而眼见着六个(四加二,我坚持这么算)三十好几眼见奔四的人上了台,摸爬滚打二十几年,依然拘束、紧张、毫无互动、毫无舞台效果;但全靠几个灵魂撑着,也依然年轻、万能、无所能指、无动于衷。大家好。谢谢。谢谢大...

星球撞树崔旭东老师,“青园小区十大杰出青年”,华北平原被开除次数最多的吉他手,以演出现场借一把琴就上台的传奇经历闻名遐迩。俗世奇人,改天专门写写。

我总觉得这事儿得怪《那些梦想还万能的日子》,“二崔当时14岁,是千哥开心的小帮手”,一上来这不靠谱人设就立得坚如磐石啊。数落完亚千爱接演出爱逃演出的毛病,顺水推舟推出一句,“那天二千又落跑了,他来找二千回去演出。但经过一番劝说他竟然留下一起玩了”,什么跟什么呀,姬老师衬托手法叫一个高,有春秋意。

只可惜到底那时年轻,没憋住,就要抖落小羽毛,要下定义了。“说实话有点傻”“我当时觉得这个小孩有点没谱,但后来的事实证明,他不是没谱,他根本就是胡来。 ...

观后感













啊啊啊啊啊!!!!!

啊!!!!!!!!!

乌云典当

渤海雷音

白描手法一流。

“去年此时开始《渠潮》,写了一个章节就停下来,歇十来天,七月份又写几笔,八月份写完剩下的部分。到最后有点难过,与朋友喝酒,外面刚下过雨,有风拂过,吹散星光,我想故事要在雪中结束。在北方,雪即低语,即无法忘却之忘却,即祝福。它将昼与夜合拢,而人在其中。”

——坦克手贝吉塔

乌云坠落浑河岸,雷声隐没渤海潮。

非常喜欢此照。亚千不算好拍,然则有时雾气四合,影光浓转,也出挑好看。格子衬衣戴袖套,琴抱怀里,手搭弦上。看的是小耕么?好乖啊。

知否知否
我心我心

感谢日推。这么高冷的歌,错过是太容易了

一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


走走停停,辗转零落


时好时坏,时梦时醒


有时梦亲,有时梦友,多时梦一人


明日何如,今日怎样,从来不敢想


也许这样生活的意义还会继续存在下去 


但我却比一年前更加困惑 


借用他们说的:


搞不明白究竟是在为某个存在或者不存在的目标努力 


还是仅仅把它当作一个方法 


来试图逃脱那个无边的 


不容分说的隐喻


无限期下线

人生的路啊,怎么越走越窄。

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


我的CP魂啊……眼泪都要掉了

1 / 5

© 迟年 | Powered by LOFTER